泛亚模式存风险,“堰塞湖”必然溃坝

发布时间 : 2015/07/28  浏览次数 :   

    “泛亚崩盘是迟早的事,行业内早就看到泛亚模式的巨大风险了。”一位业内人士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泛亚极具迷惑性的辞令曾一度蒙蔽了监管者以及投资者的眼。 
  泛亚号称全球最大的稀有金属交易所,其中铟、锗、钴、钨、铋、镓、锑等7个品种的交易量、交割量、库存量为全球第一,特别如稀有金属铟的库存量达到了全球的95%。 
  然而,此种被泛亚称之为“洞庭湖”的收储模式在业内人士看来却是一座“å °å¡žæ¹–”。高价收储的铟只进不出,通过人为操控制造盘面虚假的繁荣,为了维持投资者、交易商以及泛亚等各方利益,泛亚必须保持铟价每年上涨约20%;与此同时,每年还必须保持约2.5倍的新进资金。 
  如果一旦资金进入减缓,收储停滞,铟价下跌,“å °å¡žæ¹–”必然溃坝,留给投资者的将是一纸库存仓单。 
  铟价单边上涨 
  铟属于稀散金属,并没有单独的矿床,它以微量伴生在锌、锡等矿物中。提炼铅、锌、白银等金属形成的矿渣中也含有铟。铟金属广泛应用于电子工业、航空航天、合金制造、太阳能电池新材料等高科技领域。目前,铟是制造液晶显示器、手机屏幕不可缺少的材料。 
  这或许是泛亚大量收储铟的缘由之一。 
  “但泛亚的收储模式从一开始就走向了一个错误的方向”,业内人士一阵见血地指出,先不论铟究竟有没有收储的必要,单从收储的概念来看,收储一般通过现货市场寻找价低质优的产品进行收储,不可思议的是,泛亚的所谓收储却是始终高于现货市场价格进行的。
  2011å¹´11月28日,铟价为418万元/吨,2012å¹´11月29日为523万元/吨,2013å¹´11月28日为625万元/吨,2014å¹´11月28日为714万元/吨。 
  来自中国有色金属协会铟业分会的数据显示,2012~2014年,泛亚的铟价格普遍高于市场25%~30%,并且每年保持约20%的价格增长。 
  值得一提的是,2012~2014年间,受国际、国内经济影响,黄金白银以及铜、钢材等金属呈下跌之势。 
  泛亚铟价为何逆市上涨,为何要高于市场价格进行收储,收储的资金又从哪里来? 
  这要从泛亚的交易模式说起。泛亚通过日金宝(资金受托)产品,由投资商提供资金给交货商在泛亚提供的交易平台买卖(参见B10版《日金宝变脸记》)。交货商需每日支付万分之五的委托日金费(递延费),泛亚扣除各项费用后,投资商每日就可获得万分之三点二九的受托收益。 
  其中交货商由泛亚认证。目前,泛亚认证的铟的交货商有云南天浩稀贵金属股份有限公司、上海中都银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云南五鑫实业有限公司、昆明鸿鹄有色金属厂、广西德邦科技有限公司、昆山经昌新材料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柳州英格尔金属有限责任公司等7家。 
  投资商通过代理机构开户,并将资金打入泛亚账户。按照泛亚的说法,是为实体经济融资。但现实操作却是,投资者将资金打入泛亚账户后,交货商拿走80%资金并按照泛亚的盘面价格交货,同时留下20%(保证金)并开出多单持仓,实际并不平仓。为此,交货商需支付每日万分之五的委托日金费(年化利率18.25%)。其中,投资商通过资金受托业务可获得年化利率13.5%的收益,两者之间的差价由泛亚以及代理商瓜分。 
  而投资商手中则持有卖出空单持仓以仓单形式持有。 
  拆东墙补西墙 
  如何促使拿走80%资金的交货商仍有意愿交货呢?泛亚采取了电子盘价格高于市场价约25%~30%的价格收货,同时,每年维持铟价上涨约20%,这就保证了交货商一方面有利可图,另一方面,第二年不需再交20%的保证金。 
  业内人士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按泛亚铟品种目前盘面价格740万元/吨来计算,交货企业每交一吨货给泛亚,就可以拿到740万元的80%即592万元的货款,按照铟价2014年年底未大跌之前的现货价格520万元/吨计算,交货商可以轻松赚取72万元/吨的差价。另外20%即148万元作为保证金留在泛亚资金池中。 
  “卖出货的厂家,同时自己做一个多单,由于泛亚盘面价格远高于市场价,所以做多单的厂家不可能真正买货,高价卖出的货已经有足够的利润空间,所以20%的保证金就没打算要。”多位熟悉泛亚操作模式的业内人士表示,“从盘面看,价格有涨有跌,但总体上涨,泛亚电子盘通过人为操控营造一个交易活跃的假象。这个其实很好辨别,可以看看他们的价格到底是怎么形成的,哪些是多头,哪些是空头。” 
  由此不难看出,交货商赚取的利润,泛亚、代理机构以及投资者的收益均来自投资者的资金。 
  为了维系这一模式,泛亚需要不断地吸引投资者的资金,下一年的资金需求量约为上一年的2.5倍。 
  “如果泛亚有对外销售,并且销售的价格比采购的价格高的话,那么泛亚就有盈利点,投资者的利息支付就有来源,现实是泛亚的库存只进不出,无非是后来的投资者提供资金支付之前投资者的利息,这就是典型的‘庞氏骗局’。”业内人士谭娜指出。 
  谭娜通过计算,得出了泛亚的资金需求量:假设泛亚目前的货值为A,每日的委托日金费(递延费)就为A的万分之五,这万分之五需要由新进资金的20%支付,所以,第一日的新进资金为0.0025A,第二日为1.0025A,以此类推,一年新进资金需求为1.0025A的365次方,约为2.5A。当然,此种推算属静态理论推算,实际情况处于循环滚动变化中。
  “泛亚一直在讲故事,一是面向当地政府,宣称通过收储以掌握国际定价权,将自己塑造成‘民族英雄’的角色。而在行业里,宣传有大量的民间投资需求,厂家可以高价卖出货物并拿到资金。对于投资者,泛亚则称企业发展需要融资,投资者把钱拿出来给企业,企业给投资者支付高额回报。”有业内人士称。 
  正因为抬高价格不断收储,所以大量企业不断加大生产,最近几年,收储刺激铟的产能大概扩大了10倍。一时间,巨量的铟涌向泛亚。 
  泛亚官网的公开信息显示,2011年年底时泛亚的铟库存只有33吨,而目前铟库存已高达3609.46吨。
  上述人士向记者透露:“甚至连泛亚认定的交货商都从现货市场买入铟,然后高价在泛亚盘中交货,赚取差价。铟以前出口是有限制的,需要配额。泛亚收储之后,国外的铟流向国内,实际上最终流向泛亚。中国是产铟大国,反而出现进口铟的现象。”
  “行业内有一些客户不相信泛亚的价格,认为盘是假的,不敢做,只有跟泛亚紧密合作的才配合泛亚操作。”上述人士还透露,实际上,普通企业没资格在泛亚平台出货,一是收取上千万元的会员费,只有交费成为会员才有交货资格,一般的企业不敢做;二是要求交货商作出“质量重量终生承担无限责任”承诺。
  高悬的“å °å¡žæ¹–”
  “泛亚成立之初,其蕴含巨大风险的模式就被业内诟病,也有多家媒体进行了公开报道,但是复杂的交易规则和冠冕堂皇的说辞以及高额的利益回报蒙蔽了监管部门及投资者的眼睛。”一位资深业内人士指出,泛亚模式实际上是一个极大的赌局,支撑这个赌局的是铟的价格不断高涨,并且有足够的资金进入。
  撇开令人眼花缭乱的说辞,究其本质来看,关键点在于泛亚承诺给投资者的回报从哪里来?这是决定泛亚模式能否良性发展的决定性因素。 
  真正铟的需求方是不会到泛亚采购的,原因在于泛亚的价格高出市场一大截,根本不会有利润来源。另一方面,造成了“只进货,不出货”的现象,铟的库存量惊人。 
  泛亚公开数据显示,目前其铟的库存量高达3609.46吨。据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铟业分会数据统计,2012年中国铟消费量为60吨,2013年为70吨,2014年为82吨。 
  “巨大的库存犹如‘å °å¡žæ¹–’,加上已经被收储刺激出的巨大产能无法释放,铟日后的走势必然仍是下跌。”谭娜认为。 
  不可否认,泛亚提出的“引入民间资本参与商业收储”模式如果设计合理、交易规范,会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收储的作用,对整个行业、产业链都有益处,但泛亚显然走向了另一面。 
  “泛亚制造了巨大的收储泡沫,脱离产业和实体经济,‘å °å¡žæ¹–’越积越大,破灭的越晚,危害越大。”谭娜分析道。泛亚利用投资者的资金大量买入铟等金属品种,导致这些品种违反了市场规律,价格走势与市场出现背离,这与泛亚所宣称的“与实体经济肝胆相照的交易所”相去甚远,最终崩盘只是时间问题。
 ã€€ã€€2014年年底,泛亚模式的风险开始显现,资金链吃紧,泛亚铟的收储开始锐减,随之,铟价出现暴跌。目前,铟的市场价约为200万元/吨,而泛亚的挂牌价则定格在740万元/吨。
  留给投资者的则是一纸仓单以及仓库中冰冷的铟锭。
 

关闭 上一条:没有了
下一条:没有了